縱貫線 – 亡命之徒┃呂砲說歌詞

有一種預感,路的終點是迷宮

縱貫線 – 亡命之徒

Musical Score on Microsoft 【歌曲簡介】

《亡命之徒》,收錄於縱貫線2009年發行的專輯《北上列車》,「縱貫線」這個超級樂團包含了老中青三代,團員一共四個人包含:「張震嶽」、「周華健」、「李宗盛」、「羅大佑」

2008年成軍發行首支單曲《亡命之徒》之後陸續發行了兩張專輯,《北上列車》《南下專線》

發行專輯後,立刻展開巡迴演出,並於2010年2月底解散。雖然成軍到解散只有短短三年不到的時間,但為華語流行歌曲,來了幾首不錯的音樂作品。也在第21屆22屆 金曲獎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table id=3 /]


註:超級樂團英語:Supergroup, Superband)是起源於1960年代晚期的詞語,用指由已具備知名度的音樂家所組的搖滾樂團。它的壽命普遍不長,時常在發行一、二張專輯作品後即解散,但也有少數是長期經營。超級樂團有時是音樂家的「周邊計畫」,在短期內為達到特定目的而成立(簡單來說就是短期撈錢$$)

 


Musical Score on Microsoft 【歌詞賞析】

這首歌大致上分成三段故事

  1. 張震嶽的部分
  2. 李宗盛的部分
  3. 周華健的部分

首先說說阿嶽的部分,阿嶽描述的亡命之徒,指的比較像是我們平常可以聯想到的亡命之徒,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黑社會,我們可以從扣板機的瞬間、混下去,這兩個詞裡面尋找到蛛絲馬跡。

阿嶽提出了幾個問題,分別關於友情親情愛情

阿嶽:其實我曾經也擁有自己的夢想,我的夢想很簡單,就是和心愛的女友一起遠走高飛,白頭偕老,但是由於扣了板機,犯下大錯,以至於後來這個夢想,離我越來越遙遠。後來的我忘記了,我們的海誓山盟;也忘記了曾經的你儂我儂。最後,我選擇當個亡命之徒,一個人離開,一個人走並且扛下了所有的罪過。

家中的親人,自從我踏上了這條路以後,就再也沒見過了,不知道將來還有沒有機會,再見上一面。尤其是家裡年老的母親,我很想要再見他一面。犯了錯的我,只能四處的流纂、逃亡,這些年

為了道義、為了兄弟,我流的血和淚已經太多太多了..我就像個學不乖的小孩。在這條無止盡的高速公路上,我曾經想要找個交流道離開,但後來我發現,一旦上了這條名為《亡命之徒》的高速公路,就沒有辦法停止,也沒有回頭的一天,現在的我,只要想起這些往事,就不禁潸然淚下。

接著說說李宗的部分,李宗盛大哥,在歌詞中說到,今天剛剛好是個合適的日子,就讓我來為你們祈禱和告解吧,大家可以把各自心中的話講出來。然後李宗盛大哥也丟出了自己對人生的看法與理解。並且告訴阿嶽,其實有時候我們人啊,有時候很難去違抗命運的安排。最後順便抱怨了自己解不開的愛情練習題。

李宗盛:小子,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些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的生命中也同樣出現過好幾次。真愛這種東西,不是永遠不會來,只是每個人遇到的時機點不同。但是切記,不要為了一個女人說了一句話,或者做了一件事令你的內心感覺矛盾、互相爭執。

接著輪到周華健提出了許多社會議題,與自己的不理解。在這裡周華健以一個努力打拼賺錢的中年人,來說出自己內心的憤憤不平。

周華健:人們的慾望總是永無止盡的,該有的都有了,還是覺得不夠。有了車子就想要開好車;有了好車,就想要開名車,有了名車就想要開跑車。或許這就叫做貪心吧!又為什麼社會這麼的不公平,有錢人富可敵國,窮人卻為了三餐整天四處奔走。為什麼人生中有這麼多不順遂、不如意的事情為什麼想破頭寫不出好的音樂,整天還被念東念西。為什麼要活得這麼辛苦?我到底為了什麼呀?

最後李宗盛大哥同樣的,說出了自己對於生命的看法,表面上雖然沒有直接的回答周華健以及阿嶽,但事實上,他接下來的一小段話,就已經巧妙的回答了。

李宗盛Ending:其實我們都不必去揣摩未來的生活,倒底是好是壞,因為人生就像海浪一樣,總是起起伏伏,都隨它去吧,深呼吸,放輕鬆,我們這輩子就只活一次。生命是自己決定的,任誰都無法左右。有些事情就是這樣,在被社會大眾接受以前,都會被視為謬論、無稽之談。只有真相在電視、媒體上曝光了,才有機會被大家認可並且接受。不論是真理、個人的夢想以及理念都是一樣的。我們就像是廣大海洋裡的一粒沙,任由潮水擺布,摸不清處東南西北。茫茫大海之中,也有許多像我們一樣的沙子,不只我們對生命感到焦慮、迷惘,其實大家都一樣。自從生下來的那刻起,就已經成了《亡命之徒》對吧?

 

隱藏的羅大佑:很低調的從頭到尾只配唱了兩句歌詞,但他所說的部份,其實也是一種真實的人生狀況,或許不少人也經歷過。面對人生,我們可曾全力以赴?遭遇到突如其來的打擊,並窮途末路的時候,我們有時會選擇逃避現實,不想面對並找個藏身之處躲起來,就像鴕鳥那樣。但無可奈何的是根本沒地方讓我們躲。無論順風或者逆風,我們只能選擇勇敢地走下去。

 

就讓我們出發吧,繼續走吧!不要問路在哪裡,走就對啦。日子還是要過,人生還是要活。或許現在未來的景象就像是深山中的濃霧,放眼望去遼闊無際,令我們看不清遠方,或許路途的終點可能是迷宮。不論命運如何捉弄,也不論人生中會遭遇什麼樣的關卡,此時此刻,迎風向前應該就是唯一的辦法了!就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經典台詞:

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

 


Musical Score on Microsoft 【結語】

《亡命之徒》這首歌曲,作為「縱貫線」發行的第一首單曲,呂砲覺得是非常厲害的作品,我想這裡在這首《亡命之徒》裡,也提出了創作音樂這條不歸路,不過已經踏上了,也沒辦法改變了。這也是目前音樂圈面臨的問題之一,許多的盜版、數位媒體崛起…等等,導致唱片的銷量大不如前,只能不斷的藉由商演、開演唱會來達成一個平衡。算了,忘掉過去吧,問題總會解決的,就像生命總會找到它的出口。我是「說書人呂砲」,這首《亡命之徒》推薦給大家,如果有任何喜歡的歌曲可以在下方留言唷!最後附上歌詞&MV,我們下次再見!!


Musical Score on Microsoft 【MV欣賞】

(影片擷取自網路,如遭刪除請見諒)

歌名:亡命之徒

作詞:縱貫線

作曲:縱貫線

編曲:縱貫線

演唱:縱貫線


Musical Score on Microsoft 【歌詞】

聽我說 我原來有個夢
跟你高飛遠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頭
但是我 擁有化為烏有
忘記我們承諾 忘記曾經愛你愛的那麼濃
我不能帶你走 我犯了大錯
必須一個人走 必須扛下所有罪過
必須離開熟悉的街口 請你不要忘記我
這夜裡有小雨飄在空中
當我扣板機的瞬間靈魂早已賣給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幫我贖回
贖回我那一丁點的尊嚴
想起媽媽的臉 對不起這幾年 是否有機會再見你一面
媽媽我犯了錯 你會原諒我嗎 我已經踏上了末路
別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裡還有我的藏身處
我的兄弟 離我遠去 我還傻呼呼的相信道義
所謂的人性 莫非要用血和淚來換取教訓 不想再混下去
想說幹完這一票就不再撩落去
想著想著我的眼淚就流不停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呀 什麼關卡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
曾經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裡出現過好幾次
對此 我並無更高明的解釋
只是覺得今天說不定是個合適的日子
我們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勢 用擅長的方式 給人生我們的
不管是一種告解還是一份答辯詞
人再有本事也難抵抗命運的不仁慈
這道理再簡單不過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愛並非不來
它只是被無預警的惡意的延遲
不要讓某個女人做的蠢事 變成你自己與自己的爭執

為什麼 該有的都有還是覺得不夠
天呀 該不會是貪心的念頭
為什麼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夢
到頭來原地沒有動過

為什麼 萬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開心地鎖著眉頭 要向誰哭訴
為什麼 想去看場電影
該死的颱風偏偏選在每一個的周末
為什麼 這個世界上 就是有人窮得發瘋
有人富有 把鈔票當作了枕頭
為什麼 新聞裡鼻酸故事
只為了偷麵包給媽媽充饑的小偷
為什麼 一百個為什麼
變成一千個 一萬個 十萬個 為什麼
為什麼 我想破頭寫不出個鳥 念念念 我為了什麼

我們都不必在意未來的樣子
像是精神病患寫的詩 或是煙花綻放的節日
隨它去吧 我們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謬被證實以前 都只是暗室裡的裝飾
只有眼前亮起來了以後
才有機會彰顯它的價值 不是誰能決定的
該漫游還是衝刺 我們都在海裡 我覺得我們像沙子
你說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啊 什麼關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啊 什麼關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新增回應: